1. 学院风采

姜朝晖:“双一流”建设更要脚踏实地

  近期,教育部公布了“双一流”建设高校名单,其中一流大学建设高校42所,一流学科建设高校95所。随着名单的颁布,多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的“双一流”建设计划也陆续出台,开端为“双一流”建设绘制方案书、路线图和时间表。

  进入“双一流”建设名单的高校及时编制建设方案,并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,既是落实国家“双一流”建设的具体校本行动,也是向老师、学生和社会正式发出建设“世界一流大学、世界一流学科”的冲锋号,拥有鼓励人心、振奋士气的功效。在已公布的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方案中,不仅目标令人振奋和鼓舞,而且能够看到一些发展的亮点。比方,像北京大学明白“‘双一流’建设重点将放在一流学科上”,提出了“30+6+2”学科建设项目布局;四川大学提出要打造12个学科(群);浙江大学提出了摸索“双一流”绩效考察新模式,将树立健全“双一流”建设的领导体系、责任体系、实施体系和评估体系;华东师范大学、山东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等则皆以2020年、2030年、2050年为时间节点,划分出“三步走”的阶段性目标。这些方案大多目表明确、思路清楚、举动有力,为“双一流”建设的起航奠定了坚实的基本。

  然而,有些高校在“双一流”建设目标的定位上仿佛太过详细和“精准”,好比到某个阶段要进入世界前多少位排名、有多少学科进入排名前千分之一等。固然从惯例意义上,计划越详细越好,越量化越好,但这些指标的设定有没有科学的论证?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,取法乎上得其中,取法乎中得其下,目标高一点好像并非什么坏事,但最好仍是相符学校实际情形,把目标定得更真实一点比较妥当。况且大学的发展不能只是唯指标。让笔者更为担心的是方案实行的连续性问题——制定“双一流”方案,有深远的眼光虽然是好的,但是否一以贯之地坚持10年、20年、30年呢?从过往的经验来看,我国不乏好的政策和方案,但有些政策和方案出台后就束之高阁,只为应付一时之需;有些方案执行过程中大打折扣,并未始终保持既定的路线和策略。为此,“双一流”建设方案的持续性必需有相关的制度支配予以保障。

  世界一流大学的出生,既有来自学校自身的长期历史积聚,比如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等;也有短期内倏地发展实现弯道超车的,比如香港科技大学等。但不论是先发优势还是青出于蓝,都无不把培养人才作为根本功能,潜心科学研究,并踊跃服务国家、社会的需求乃至人类文明的先进。同时,这些大学都始终坚持本身的办学理念,成为一种文化自觉,并通过一代又一代教育者的尽力,在实干中、行动中不断发展和超出。

  国内高校在“双一流”建设中,主动设计和绘制蓝图是必要的,也是当务之急,但方案的出台一定要科学研究和严格论证。同时,在方案执行过程中,高校不仅要学会“仰望星空”,更要“踏踏实实”,争取在“双一流”建设中获得更加丰硕的结果。

  (作者姜朝晖,系中国教导科学研究院办公室副主任、高等教育学博士)

上一篇:青岛中小学生人人配育人导师

下一篇:郑州57中为学生社团添“星”助力

  1. 友情链接